冯泽松:在临摹名篇名作中捕捉灵感
发布时间: 2020-01-14 浏览次数:2195


人物名片

冯泽松,1966年生,贵州福泉人,欧洲杯省文联支部盟员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贵州省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、贵州省第九届青联委员,黔南州政协委员、黔南州书法家协会副主席,贵州画院特聘书法家,贵州省文史研究馆特聘研究员

  


27°黔地标:2019年,您最满意的自己的书法作品是哪一件?请简要介绍一下内容和创作过程。

冯泽松:2019年我写了很多作品,并在广东江门办了个展。我认为书法创作不同于美术创作,书法是在临摹古人的名篇名作中捕捉灵感,往往无意于佳乃佳。但我也不会在乎一两件作品的得失。有时在笔会或其它场合心态放开,会常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品,但都随缘了。

  


27°黔地标:2019年,您大概创作了多少件作品?近些年对于艺术和创作的观念和态度,和早前相比有变化吗?

冯泽松:我以前写作品都以行书为主,今年的作品则偏向楷书或行楷。特别是行楷,不失楷则而又具行书体势是一个大难题,所以我在书写时注重楷书笔法的精微性、结构的空间性,既有楷书的严谨又有行书的飞动之势。篆隶草也是我长期临习的日课,并也写了不少其它书体的作品。


27°黔地标:正是辞旧迎新的时节,也想请您谈谈对于艺术上的守旧和创新,您又怎样的认识和具体实践?

冯泽松:我感觉时间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一年又过去了。我认为书法没有守旧和创新之说,毛泽东主席说,艺术应推陈出新。临帖犹如挑水倒水缸里,创作就是在水缸里捧水用,水缸里的水要常常满,你用起来才轻松自如,各种书体和众多名帖临多了,自己写出的字自然有新意,集众家之长方能出新。

  


27°黔地标:都说艺术家特别不出老,这大概是因为艺术总和激情相伴。抛开您的实际年龄不谈,您认为您的艺术生命,正处于怎样一个阶段?

冯泽松:这要看各人的修行程度了,大凡学书之人接触到名家名帖,自然关注古人之修身养性的过程。古代书法理论大多是以道家和兵家而论的,或者就是追求无我平和心性,老子、庄子这类书是长期置于案头的,再加上书写时心性专一,忘掉自我,心态长期处于喜悦状态,自然感到不出老,故书家多长寿也是此缘故吧。

  


27°黔地标:脚下土地、时代呼唤与艺术坚守,您认为它们之间有些什么紧密的联系?您是如何用艺术修为去践行的?

冯泽松:我认为我们生逢盛世,在当代,书法或写字慢慢淡出实用,办公室处于无纸时代,而我能几十年如一日提笔书写人生,从一个地道农民带着一家几口人由农村走向都市,并能过得很好,已心满意足了。“当代艺术家定当为人民服务”,以我的能力能做到,并将我在书法的学习中所悟到的法则传与更多喜欢书法的人,就是我人生最大的慰藉了。


27°黔地标:讲好中国故事是时代的命题,也是每一位文艺工作者的使命。聚焦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火热实践,贵州书画家要如何讲好贵州故事?

冯泽松:用我一生对书法的坚守和追求以及我几十年来遇到的、在书法的探索过程中的一些艰难对我的书法学员们说,使大家都能知道“天道酬勤”这句名言的含义,明白一生守望一件事并做好一件事是会得到最好的回报的。

辑录/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赵相康

文字编辑/舒畅



友情链接
中国民主同盟 贵州统一战线 贵州政协网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